您的位置:首页 > 缤纷网文缤纷网文

被全班人享用的小雪-校花小雪好爽好多水

2021-06-12 00:09:12【缤纷网文】人次阅读

摘要许相宜说找时间回舅妈家,却拖拖拉拉一直没有落实。平心而论,舅妈虽然待她不算亲厚,但到底是把她一个没有血缘关系和抚养义务的孩子从12岁养育到19岁了。而且这些年从不少她的吃

许相宜说找时间回舅妈家,却拖拖拉拉一直没有落实。

平心而论,舅妈虽然待她不算亲厚,但到底是把她一个没有血缘关系和抚养义务的孩子从12岁养育到19岁了。而且这些年从不少她的吃喝,从不克扣她穿戴,零花钱也没有少过一分。能做到这种程度,许相宜不能不感激。舅妈作为一个长辈,给她介绍一个男朋友,而且是考虑到各方面条件都不错的男朋友,即使这其中是有些什么私心,也并绝对不能算作是罪大恶极不可饶恕的。

这些,许相宜想得通透,也可以理解。

可越是如此,事情就越发地难办起来。拒绝是一定要的,可是要怎么拒绝得理由充分又不惹舅妈多心,这是个技术活。相宜又确确实实不善此道。

还有工作的事情,和相亲对象不欢而散后还要整天抬头不见低头见,这怎么说都不会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啊。虽然陆清远完全公事公办,一副“那天的事根本不存在”的样子,可相宜还是对此头疼不已。她悄悄盘算着,不知道能不能找个借口把实习鉴定搞定了,然后早点回学校去。

相宜兀自想得出神,冷不丁被时臻拍了一下。

她看着被自己吓到的相宜,眼尾一挑:“想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呢,这么入神。”

……为什么想得入神就是见不得人的事儿呢?

“假期综合症,”相宜随口答了一句,然后拉了时臻小声问,“臻姐,电视台实习一般是多长时间啊?”

全组只有她一个人不值班放了全假,现在还有脸说综合症了?时臻瞪她:“最少三个月吧。”

三个月啊,还至少……

许相宜不死心:“那你觉得我实习一个多月,可以不?”

时臻看着她,露出“你是在逗我玩吧”的表情:“你要是有那个胆子去找老大,说不定也行。”

那还是算了吧……

组里要做一套特别节目,所谓特别节目,就是……嗯,很特别。好吧,其实许相宜也不太懂到底特别在哪里,好像请了很多明星,和观众互动多了些。反正就是节后的工作一直很忙就对了。忙到连她这个实习生都物尽其用,连着加了好几天的班。

周五也有节目要录,办公室里的人基本上都去演播厅了。许相宜被指派去听同期声。有人说话就要有字幕,这对她来说也是个煎熬的工作。她硬着头皮耐下性子好不容易听完,还没来得及活动活动脖子,时臻的电话就追了了过来。

“许相宜,赶快到演播厅后台来帮忙!”

“我把片子上传了马上过去。”

时臻在电话那边不知道朝谁喊了一句,火烧眉毛一样说:“一会儿再传,你先下来,快快快!”

许相宜看看电脑,片子上传是需要时间的,时臻一连说了三个快,看样子是等不了。她叹了口气,起身先往演播厅赶。

看来真的是来了不少明星,后台到处都是人,有台里的同事,更多的不认识,看起来像各个明星带来的工作人员。前呼后拥确实够气派,就是不知道休息室够不够大?

见她来了,时臻一把拉过她,指了指前边的一个休息室:“肖至微在里面,咱们助理不够用了,你去顶一下。”

饶是许相宜这种不怎么关注娱乐圈的人,也知道肖至微此人。她去年演了一部古装玄幻剧,虽然只是个配角,但长相秀美,又架不住这剧实在火的不行,她便借此大红了一把。

认得肖至微,是因为许相宜也去看了两集。不过她表示真的不喜欢,原因很简单,剧是游戏改编的。子不语还是其中一个角色的官方配音,她也是因此知道子不语,慢慢进了网配圈。这游戏对她意义非凡。而制作方又为了收视率把剧情改了太多,作为死忠游戏粉,原谅她实在爱不起来。

虽然肖至微容妆精致,许相宜还是很敏感地从她的眼神中感觉到,自己被讨厌了。

人家是大牌明星,她是小员工……唔,来晚了的小员工,正常正常。

许相宜很敬业,恭敬地再次道歉,然后脸上挂着微笑,问:“不知道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肖小姐?”

肖至微从镜子里轻飘飘掠她一眼,然后对自家助理使了个颜色。

许相宜从一个后期的角度分析,此处人物的内心戏应该是:本宫不屑与你说话……

这电视台果然是同她八字不合,想她一直人缘挺好的呀,到了这里就各种被嫌弃,一切的一切,都说明真的该想办法早点结束实习,滚回学校去……

助理年纪也不大,趾高气昂地指使许相宜:“去‘瑟滴’给买一杯摩卡给肖小姐,记得脱脂奶不加奶油。”

瑟滴……许相宜回忆了一下,模糊地记得这家咖啡厅的位置,不过很远,来回怎么也要半个小时,节目已经开录。

“肖小姐……”许相宜看向肖至微,商量着问,“这么远,买回来怕不热了,再说这节目马上就开始录了,您看我去楼下星巴克买行不?”

肖至微依旧从镜子里看着她,没有说话。不过许相宜看着她那眼神,觉得接下来是不是该赏一丈红了?

助理不耐烦地看着她:“不行!我们至微喝不惯,让你去哪儿就去,哪儿来那么多废话。”

许相宜无法,只好去找时臻。

“真能作!”时臻也是头大的样子,烦躁地说:“那边我先找人顶一会儿,你早去早回。”

得,兜兜转转,又开始干起买咖啡的工作了……

许相宜一推开广电大楼的玻璃门,被突来的冷空气冻得一哆嗦,又退了回来。

今天气温突降,她是穿着羊毛大衣来的。办公室空调开得足,她就把大衣脱了挂在椅背上了。刚刚下来的急忘记了,现在穿的还是低领衫,脖子里凉飕飕的。

现在上去拿又得浪费不少时间,时臻那边看着也是急……

忍一下,出去直接打车,也冷不到哪儿去吧……

她搓搓胳膊,狠狠心,抖着身子往外跑。

事实证明,她真的高估了出租车里的温度,也低估了气温的杀伤力。等她拎着咖啡回来时,已经从里到外凉透了。进了广电大楼的大厅,没了冷风吹,也觉得冷气一阵一阵从骨头缝里往外钻,让她止不住地打寒战。

“许相宜!”

诶,这声音……

许相宜驻足回头,真的看见陈子遇朝她走过来。

唔,脸色还不太好,是今天太冷腿疼了么?

她下意识地按亮手机看时间,17:03,这上班不到,下班还早的点。

“你怎么在这里呀?”许相宜开口才发现自己冻得口齿不清了。

陈子遇黑着脸,被她问的愣了一下,很快又板起脸:“这么冷,你出去也不穿衣服!”

许相宜僵僵地笑:“忘了。”他走过来离得近了,她才感觉到他身上也是森森地泛着冷气儿,紧着声儿问:“你刚刚出去了?”

他抬手解自己大衣的纽扣,随口答:“没有啊,我一直在大厅。”

许相宜看出他的意图,把他的手拽下来:“不用不用,我这就进演播厅了,里面暖和。你别冻着生病。”她搓搓手,“大厅里也够冷的,有什么事你赶紧着,早点回家,”她低眼一看他的腿,“没冻着吧?”

“你还知道冷!”他横她一眼,推她,“快进去吧。”

“我那边有点急,就不陪你了啊,”她转身走了几步,又回头,“你早点回家。”

“快走快走吧!”

许相宜挥挥手,快步朝演播厅走。

陈子遇依依不舍地看着她的背影进了门,才转身。

许相宜好像最近很忙,再加上他工作时间恰好和她错开。明明住在在一栋大楼,上班也在一栋大楼,生生好几天连个影子也没有见到。今天他特别提前了一个多小时到这边,想着能碰到,还能顺便一起吃个饭。结果刚见一面,又匆匆忙忙走了。真是……电视台就这么忙?连实习生也忙得脚不沾地。

值班的保安年纪轻轻,很爱笑。看见陈子遇走进值班室开开心心地答话:“陈哥你要等的就是那位小姐啊,她是姓许吧?”

陈子遇从他的桌子上拿起手套,听了他的话饶有兴致地问:“你们认识?”

保安小哥摆手:“我认识她,她不认识我。不过许小姐人好,对谁都笑眯眯的,她买饮料的时候,总会多带一杯分给值班保安。嘿嘿,”他挠挠头,“我喝过两次。”

陈子遇心情不错,笑着一指桌上的纸杯:“谢谢你的热水。”

“不谢不谢,”保安小哥好奇地问,“陈哥你这就回了?”

陈子遇抬腕看看表,想了想,回答:“再过两个小时有工作,先找个地方喝杯东西……”

保安小哥笑得意味深长:“然后顺便等许小姐下班了一起吃饭?”

陈子遇噙着笑,拍拍他的肩膀,赞赏地评价:“聪明!”

本文标签:校花小雪好爽好多水

上一篇:与子乱小说目录-我被同桌扯奶罩摸下面动态图

下一篇:男男车车好快的车车有-分手那天我们做了八次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