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缤纷网文缤纷网文

小浪货你夹得真紧水又多|小浪货腿打开水真多真紧出轨

2021-08-11 08:38:09【缤纷网文】人次阅读

摘要宸晞哥哥是很早之前就已经知道了她的事情了吗?关于她七年前的那件事故,原来宸晞哥哥一直都在关注,一直都没有放弃查找真相,并且还……还一直瞒着她,装作衣一副不知道

宸晞哥哥是很早之前就已经知道了她的事情了吗?关于她七年前的那件事故,原来宸晞哥哥一直都在关注,一直都没有放弃查找真相,并且还……还一直瞒着她,装作衣一副不知道的样子。

    她脸上的惊喜逐渐消失,转而变成了有些后怕,她甚至感觉自己有一种在做跳梁小丑的错觉,一直自以为瞒得很好,以为宸晞哥哥什么都不知道,自以为自己在他心中还一直都保持着当初那个最美好的形象,。

    却原来,一直都是她自己在唱一场她一个人的独角戏罢了。

    欧阳米抬头看向他,眼神慢慢变冷,伸手在他的胸口推了一把,沉声质问:

    “宸晞哥哥,你原来……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既然你早就知道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已经知道了呢?所以说其实在你的心里,也是一早就认定了我是一个……不干净的女……”

    “米米!”

    霍宸晞忍不住打断她,朝着她伸出手想要拥抱她,可是却被她一把拍开了,迈出脚步想要靠近她,也被她后退两步躲开了。

    他最终只能隔着三步远的距离,无奈地站在原地,一双眼睛看向她的时候,充满了担心。

    “米米,我就是不想看到你现在这样难过,也不想看到你对我们之间的感情产生这种不必要的疑问,所以我才宁可装作不知道的。”

    他说完,叹了一口气,试探着再向前走了的一步,她并没有躲闪,而是站在原地定定地看着他、。

    她的眼睛里再次闪起莹莹的泪光,心中只觉得尴尬难堪的,恨不得地上有一个地缝可以让她钻进去躲避眼前的场景。

    霍宸晞总算走到她的身前,伸手抓住她的肩膀,直直地看进她的眼睛里,一脸郑重地说:

    “米米,你知道吗?就算你不追究那个男人,我也要把那个男人揪出来!不是因为要和你对质什么,更加不是因为不相信你的人品,而是因为他伤害了你,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她的眼泪没有任何预兆的,在一瞬间掉落下来,止也止不住。

    “米米,我从来都不相信你会主动背叛我,可是我和你重逢之后,你一直在拒绝我,我只能不停地去查找七年前的真相,才能让你打开心结,重新和我在一起的。”

    他见她的情绪释放出来,也没有更加拒绝的表示,才终于试探着缓缓地将她抱进怀里,轻声地安慰:

    “好在黄天不负有心人,现在真的让我找到了那个造成一切悲剧的男人,我绝对不会轻易地饶够他,一定会让他为欺负你付出代价!”

    他说着的叹了一口气,伸手在她的背上轻轻地拍着,感受到她哭到颤抖的身体,心疼得不得了。

    她身上的颤抖逐渐提停止了之后,他微微低头去看她,却被她躲开了,他只能无奈地笑着在她的额头上轻吻了一下,然后又忍不住地轻笑了一声。

    “霍宸晞,你还敢笑我?你把我当成小丑一样的戏耍,你还敢笑我?!”

    她没敢抬头让他看到自己眼睛哭到红肿的样子,把自己的整张脸都埋在他的怀中,只伸手象征性地捶了一下他的胸口。

    他被捶了不但没有感受到任何的疼痛和反感,反而还笑起来。

    心中没有秘密的感觉,是真的很舒服啊。

    他从此对米米没有了任何的秘密,而米米也一样,再也不用为了在他的面前掩盖七年前的事情,而时常感到难受不安、又生出许奇奇怪怪的妄想来了、。

    “米米,我们之间再也没有什么秘密要瞒着对方了,这样真好。”

    霍宸晞紧了紧手里的力道,将她紧紧地抱在怀中,在她的发顶轻吻了一下,声音中一片感慨。

    “宸晞哥哥,既然你早就知道了我的事情,你为什么还是一点都不怀疑我?为什么从来都没想过要找我对质?”


 

    她彻底收起了哭声和眼泪,微微抬头,仰视着他。

    此刻的宸晞哥哥对她来说,就像个救世主一样,像个英雄一样,像一道光一样,始终不离不弃地照在她的身上,始终在用他独有的方法,在温暖着她。、

    “米米,有些事情用不着一定要来问你,我只是凭结着我对你的了解,我就可以很确定,你不是那种不念旧情说翻脸就翻脸的人,更不是随随便便就会背信弃义、琵琶别抱的人,米米,是你一直以来表现出来的样子,给了我坚信的勇气和力量。”

    霍宸晞说着,嘴角勾起一个略微得意的笑容,然后又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看到她眼神里羞怯和温柔,又忍不住在她的眼角亲了一口,看到她嘴角勾起的弧度,又忍不住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欧阳米因为他的亲吻,感受到脸上一阵阵细微的痒意,想要偏头躲开,却被他的一双手强势阻止了。

    她只能无奈地伸手推开他,死死地抵住他的胸膛,才制止了他继续亲下去的动作!

    “行了!你是要把我的整张脸都糊上你的口水才罢休吗?”

    “米米,我是真的太开心了。”

    他无奈地看着她,心中微微有一丝怨气。

    “行了,咱们现在当务之急,是要尽快找到那个男人,既然你刚才说已经有消息了,那我们就赶快去找吧。”

    欧阳米微微地叹了一口气,一想到那个男人,还有知南的病情,她的心情就好不起来了。

    “米米,你不用着急,景逸既然说已经找到了那个男人,想必是已经控制住了他,知南的病肯定有救了,你别着急。”

    霍宸晞牵起她的手,两个人一起往外走。

    “宸晞哥哥,我只是怕夜长梦多,知南的病情是越早控制住越好,医生说他的病情恶化得很快,我担心他……”

    欧阳米说着皱起眉头,手上下意识地握紧了他的手。

    “米米,别担心,我们现在就去找那个陈海。”

    他回头看着她,微微用力回握住她的手,传给她一股坚定的力量。

    欧阳米坐在车子上,看着窗外单调又统一地倒退着的樟树,眼神放空,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米米,你怎么了?”

    霍宸晞察觉到她的情绪不对劲,伸手摇了摇她的肩膀。

    “没什么,就是觉得……心里莫名地堵得慌。”

    她突然回神,看向他的视线好一会儿才逐渐地聚焦,最终把视线实实地落在他的侧脸上。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总是有一种很不安的感觉,可是却说不上来是为了什么而感到不安。

    难道是因为时隔七年,她终于要见到那个险些害了她终身的男人了吗?

    可如果是因为这个原因的话,她心中应该是充满恨意的才对,可是她心里却提不起对那个男人的恨,或许是因为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或许是因为那个男人是孩子们的父亲,或许是因为她自以为的罪恶已经得到了宽恕——她最想求得的宸晞哥哥的宽恕。

    她已经并不能提起,对那个素未谋面的男人的恨意了。

    可是她却还是感觉到不安,感觉到心中有一股潮涌,总是难以平静。

本文标签:小浪货你夹得真紧水又多

上一篇:太紧了夹得我好爽好紧好多水-满了溢出来了太长了

下一篇:承受粗大猛烈狠狠撞击-撞击麻麻屁股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