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缤纷网文缤纷网文

污到内裤都湿的小说高潮 超级黄超级暴力的黄文

2021-08-10 08:39:51【缤纷网文】人次阅读

摘要“……‘回溯’的效果是压制精神力暴动,所以相应的,也可以控制一些负面情绪。”卫承影注视着自家弟弟的眼眸,指尖无意识的摩挲着手里几近空白

“……‘回溯’的效果是压制精神力暴动,所以相应的,也可以控制一些负面情绪。”卫承影注视着自家弟弟的眼眸,指尖无意识的摩挲着手里几近空白的“回溯”药板,“——你当时差一点就要走火入魔,所以我就给你吃了一粒,也算是死马当活马医吧,毕竟‘心魔’也算是负面情绪的一种。”

而听到自家哥哥的解释之后,卫颢龙也只能:“……”——讲道理,他可没想过针对异能者的“回溯”还可以这么用啊!但是……等等!如果“回溯”真的可以压制心魔的话……卫颢龙睁大了眼,不自觉的描绘起了“回溯”在修真圈子里的美好愿景。

——讲真,“心魔”的问题在修真界从来都是大事好吗?只要能跟它扯上关系,无论是什么,其价值都会立刻提升一个档次,而且还是无条件、无限制的。

卫颢龙想到这里“啧”了一声,不过倒是可以理解——毕竟“心魔”这玩意儿的存在实在是太犯规了,因为修真者修真就是为了力量和长生,可是“心魔”却不管这些,无论你是谁,只要产生了心魔,它就有能力叫你身死道消,连元神离体并夺舍重修的机会都不给你,直接就让你魂飞魄散,消失在这天地间。实在是太糟糕了。

于是卫承影就接连看了自家弟弟几眼,虽然知道他的想法,却还是忍不住的想扶额:“……你想太多了,阿龙,‘回溯’可不是那种万能药,它的副作用很大的,要不是你当时的情况真的很糟糕,我也不会去冒那个险。”

更何况他手里的“回溯”还是改良过后的原剂,跟现在黑市里流通的那些根本就不可同日而语,指望通过倒卖黑市里的“回溯”赚钱,还不如直接做梦修炼来得更实际一些。

“……”而卫颢龙闻言则是很诡异的沉默了一阵,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过因为“回溯”的关系,倒是不用担心他再被情绪左右了——至少在“回溯”的药效还存在的时候,卫承影是不用担心自家弟弟再发疯的。

所以在从那种诡异的思维惯性中挣脱出来的时候,卫颢龙眸光闪了闪,突然抓住了卫承影话里的重点:“所以……哥哥你对‘回溯’的事情很了解?”因为今晚接受到的信息量实在太大,所以为了避免胡子眉毛一把抓、继续把自己的大脑搞到死机,卫颢龙很聪明的选择了一个看起来不那么困难的切入点。

于是卫承影就又看了自家弟弟几眼,莫名的有些心情复杂——没有了情绪的牵制,他家弟弟居然能抓住这样细小的关键点……

不过这对一心“摊牌”的卫承影而言,确实也是一件好事,所以在短暂的感慨之后,他很镇定的想了想,然后就开口道:“算是吧,毕竟我是‘回溯’的主要研究员,关于它的开发工作,基本上都是由我来完成的。”

这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而且他也已经决定要扒下“卫承影”的马甲了,所以也就没有必要继续在这件事情上隐瞒——他讨厌那种明明做出了决定、却还是要拖泥带水的行事作风,因为感觉很恶心,有种浪费别人的时间和生命的感觉——明明他的行事作风,从来都是简单粗暴的!

卫承影想到这里不自觉的皱了皱眉,然后抬眼看到窗外褪去的夜色,取而代之的是黯淡的天光——果然是快天亮了么?还真是麻烦啊,得快点把这件事情解决掉才行,不然以后就麻烦了。卫承影这样想到。

然后他转头看向张开嘴似乎准备说些什么的自家弟弟,在他开口之前又补充了一句:“还有……我没有重生。”虽然觉得这种事情不说也行,但是为了避免有人拿这个来大做文章,还是先跟他说清楚比较好,不然这样误会来误会去的实在是太麻烦了。

“……”再一次被自家哥哥搅乱了思路,卫颢龙张大了嘴,本来要说的话都堵在了喉头,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先前到底是打算说什么了。

“……”卫承影蹙着眉头看向自家呆愣愣的弟弟——虽然他家弟弟一贯都有些天真的过了头,但是像现在这样单纯的迟钝,倒确实是第一次……又是“回溯”的缘故吧?毕竟他家弟弟又不是他,精神力强大到不正常。

所以阿龙吃了特意给他准备的药剂之后,精神力被压制到无法正常的反应也很正常,毕竟“回溯”压制精神力的效果是相同的,所以精神力本就弱小的人自然会受到更多的影响。不过没关系,只要他家弟弟不是真的变成了傻子就好,毕竟他欠他家弟弟的已经够多了,已经不能继续增加了。

这样想着,卫承影抬指抵上了卫颢龙的嘴唇,声音清清冷冷的:“——在那之前,阿龙,你先从我的身上下来。”眼看着他家弟弟闻言之后迟钝的低下头去确认自己的姿势,卫承影又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补充到,“……从开始到现在,你都在我的身上跪了两个时辰了……你都不麻的吗?”而且就算你不麻,他的腿也麻了好吗?

——因为他家弟弟之前在怼心魔的关系,所以为了不打扰到他,他一直都在很迁就的等待,根本就不敢动一动腿,结果现在他家弟弟是没事儿了,他的下肢却快被他家弟弟给压得没知觉了……

不过遇到这种事情,卫承影也只能是自认倒霉——谁叫坑他的那个是他家弟弟呢?这就叫“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所以就算他满肚子都是怨气也找不到地方发去,更何况他还根本就没有办法对他家弟弟生气。

想到这里就是一阵挫败,卫承影也只能抬手搓了搓脸,然后就看到他家弟弟安安静静的跪坐在他腿上,认认真真的想了很久,这才慢吞吞的起身准备给他挪地方——然后就因为跪坐了太久腿脚不灵便,还没站起来就一头往左边栽了过去。

卫承影下意识的伸手托住了自家弟弟的身子,然而左臂的骨骼却在这同时微妙的“咔嚓”了一声,一阵令人牙酸的疼痛不容抗拒的挤进了他的大脑,反应到脸上就是他的表情不自觉的扭曲了一下,不过因为速度很快,所以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

“……哥……哥哥?”身子被卫承影托住,卫颢龙反应了一下才慌手慌脚的撑起了身,脸上的表情虽然还有一些迟钝,却也可以看出明显的慌张惊恐和担忧。

——看来他也听到那个声音了。卫承影蹙着眉按住自己的手臂,有些不确定那些疼痛的具体来源。不过这也不是大事,他的骨头并没有受到伤害,看来顶多是不小心拉伤了肌肉和筋骨,但是其他的却还是没有问题。

简单的评估了一下自己的伤势,卫承影用右手拍了拍自家还是满脸担心的弟弟的头,扯动嘴角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刻意压低了自己的声音:“不要担心,阿龙,只是有点拉伤,休息一阵就好了。”

“……”他家弟弟却没有理他,只是专注的盯着他受伤的左臂,然后像是决定了什么一样,跌跌撞撞的站起来就要往外跑。

而卫承影的反应也很迅速,看见他要跑,条件反射的就揪住了他的后衣领,然后手一使力就把他给拽了回来:“……你要去哪儿?”

“……”被自家哥哥拽得一头栽倒在了床褥之上,卫颢龙晕乎乎的反应了很久才明白了自己的处境,然后一双疑惑不解的眸子就对上了自家哥哥的,下意识的喃喃,“……我,我只是想去给哥哥拿药酒……”

卫承影:“……”卫承影闻言眼角狠狠地抽搐了一下,然后沉默了很久,这才伸手摸了摸自家弟弟的脑袋,“……不必了,我没事。”

无言的沉默在房间里弥散开来,莫名的让人浑身不对劲。

卫承影沉默了很久,终于叹息了一声,狠狠地蹂/躏了一把自家弟弟的头发,然后妥协道:“——好吧,在天亮之前,你可以先躺在我的身上。”

“那你的手……”卫颢龙小声的嘀咕了一句,不过在对上自家哥哥挑高的眉眼之后,还是很乖巧的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让自己可以舒舒服服的枕在自家哥哥的膝上,然而嗅着那无处不在的清苦药香,却突然就有些昏昏欲睡。

“……阿龙?”垂眸之后看到自家弟弟没什么精神还总是不自觉闭合的眼眸,卫承影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如果他家弟弟就这样睡过去了,他是不是就可以当做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直接什么都不说了?

毕竟他家弟弟刚刚吃了“回溯”,还跟自己的心魔怼了一回,无论从哪种情况上分析,都不是可以摊牌的最好情况。不过……卫承影看了看桌面上的闹钟,脸色莫名的有些发黑。

——虽然他也不是什么嗜睡如命的人,但是任谁被打扰了一夜睡眠,还什么都做不成的话,都会发脾气的吧?更何况他本来还想在【原】里稍微活动一下,试探试探呢……结果就这样被搅了计划,还没办法做出补偿。

又看了看躺在他的身上昏昏欲睡却又总是强制自己保持清醒的卫颢龙

本文标签:污到内裤都湿的小说高潮

上一篇:顺着岳白大腿往上-岳大腿之间

下一篇:手指不断按压她的花蒂|将花唇扯得更开h

相关内容

推荐